居宇泽

万年之前

沈巍昏迷在鬼面的身边。双生的鬼王,不同的路,血脉的亲情,履冰的行。梦境里尖锐的女声扯着嗓子唱着。外面两个一模一样的少年躺在一起,一白一黑,他们的手紧握着,注定他们的命运将纠缠在一起。
      或许是双生的缘故吧,沈巍进入了鬼面的梦境“面面,不要过去!我才是哥哥!”沈巍看见自己的弟弟就将要把手交给另一个人,心里就有点膈应,哪怕,那个人和他长得一模一样。
      听到声音的鬼面回了头,看见了沈巍。“两个哥哥...”鬼面本就不甚清醒的思维,更乱了。
      沈巍在进入鬼面梦境的那一刻所有将要属于他的记忆,全数涌入脑海“夜尊……”沈巍呼唤着。
      “我不是!我不是夜尊!我是鬼面,我是那个还有哥哥的鬼面。我不是夜尊...”夜尊像是收到了刺激。
       许多剔透晶莹的鱼游到了鬼面身边,似是想要安慰他。他们组成了一个小孩的模样,那是以前的鬼面,小鬼面抱着自己,将头深深地买进膝盖之间,双手抱着自己。“哥哥,喜欢昆仑。哥哥不喜欢面面。哥哥改名了,他不喜欢面面叫他嵬哥哥。哥哥不喜欢面面了,哥哥不来找面面了,哥哥不要面面了...可是”那个小孩轻轻的啜泣着,“可是面面会乖的,哥哥说什么面面都照做,可哥哥为什么就是不要面面了那?”
       这都是鬼面以前的心里话,沈巍本听不见但他却听见了。他看着夜尊,夜尊的眼里含满了泪水。

万年之前

第七章  沈巍表明心意,鬼面你快醒来吧
      赶到的沈巍和昆仑,看见了一个白发的少年,再黑色的漩涡里越沉越深,然后毫不犹豫的举起手,准备结束自己的生命。
      “哥,我跟你回家。”随着鬼面的手离“沈巍”越来越近,他傅在自己脖子上的手就越来越紧。
       沈巍红了一双眼冲了进去,黑气贪婪的在他身边徘徊,不断地侵蚀他的身体和头脑,但他没有返回,他的心中一直有个信念支持着他——“鬼面等着哥哥来救你!”
      沈巍无奈的苦笑明明在不久前昆仑才警告过他“鬼面的异能是吞噬,它必须与一切美好事物的诱惑作斗争,只有那样割舍了一切感情变得残忍,无情,他才能吞噬一切。而你千万不可意气用事,如果你也被反噬,鬼面的异能就会吸收你的能量,鬼面就真的,不会存在了。”
      如果说沈巍再见到鬼面之前还能保持冷静的话,在他见到鬼面之后,他是绝对不会在冷静下去了!在之前,沈巍还认为他对鬼面无条件无限度的宠溺是来自兄长的责任,可是到了现在,他也不会不明白,他对鬼面不是亲情而是爱。
      沈巍终于走到了鬼面的跟前,他的嘴角已经有了鲜红的血流出,但他只关心眼前这个脆弱的少年。他半跪在鬼面前,小心的擦去鬼面脸上的泪水,开口说到“面面,梦到什么了这么难过,让人心疼。快点醒来吧,梦里没有哥哥。”

万年之前

第六章  面面,哥带你回家。
      “ 哥哥什么时候来找面面?天柱里好黑,什么都没有,面面害怕。”这是鬼面被封印在天柱的第一年最强烈的想法。
       但随着一年一年的过去,鬼面几乎都忘记了时间。在这个黑暗封闭的地方,鬼面第一次产生了负面情绪。
       他恨他那身为斩魂使的兄长,恨他忘记了自己,恨他让自己在暗无天日,不知时间流逝的地方困了万年之久,更恨他一万年都没有被自己忘记。“他不值得!”鬼面曾经这样对自己说,但是他做不到。他忘不了他宠溺的笑容,忘不了他陪你玩耍时无奈的语气,忘不了他安静的睡脸……这个人的一切都让鬼面为之着迷。
       鬼面幻想过,如果有一天哥哥找到他了,他的第一句话会是什么?如果他愿意向鬼面道歉的话,鬼面认为自己不会不原谅他。可是,沈巍见他的第一面,就怀疑他。但是“我见你时的第一句话是——你清减了。”这怎么能让他不寒心,不去恨这个他爱的人。
      在幻境里面,鬼面看见了沈巍,看见沈巍和赵云澜,和特调处愉快开心的生活。只是没有他。鬼面又看见小鬼王时期的沈巍和昆仑君谈天说地。可是没有他……是不是所有沈巍的快乐都分给了别人,唯独忘了他的弟弟。那个他曾经宠爱的鬼面。
       哥,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我忘不掉,你回来好不好?
       他看见沈巍和小鬼王一起对他伸出手,说“哥带你回家。”

万年之前

第五章   哥,面面也等了你一万年啊!

      昆仑抓住冲上前的小鬼王的手“你救不了他”
      “不试试怎么知道。”
      “你想怎么样救他?用共工长刀劈开时空吗?”
      “可那是我弟弟啊!我们是双生的鬼王啊!鬼族天生地养,没有家人,只知道相互厮杀。我又是多么幸运得到了一个同我血脉相同的弟弟。他本可以永远被我保护着,不用知道这弱肉强食的世界。可是我……”沈巍泣不成声,他用嘶哑的声音说,“昆仑,我很感谢你的借火之恩,日后必定报答。但我的弟弟我一定要救!”
       昆仑安抚地拍了拍沈巍的肩,表达自己与他同在,“你可知鬼面觉醒的是什么异能,就敢一人救他。他的异能可是吞噬。他现在很难控制自己吞噬的欲望,一旦被异能反噬,谁都救不了他。”
       鬼面的周身缠绕着黑气,表情是隐忍着的痛苦。鬼面看到的却像是另一个世界,他看着沈巍和昆仑的前世今生,万年的记忆压迫的他流出了眼泪。“每一次都是这样,每一次都让我看着你们温暖快乐,但是哥你是不是忘了你还有个弟弟?你等了那昆仑一万年,但面面何尝又不是等了你一万年呢?”

万年之前

第四章  鬼面强行觉醒异能
       “哥?哥?”一觉睡得异常踏实的鬼面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找他家哥。
      在鬼面睡着时出门的小鬼王只是单纯的出去觅食了,(好吧~_~还是为了吃)但在回来的路上却遇见了一个人,昆仑君。
       这次初遇却没有那么单纯,昆仑这次来的目的就是让小鬼王来守护后土大封,只是现在的小鬼王我们应该叫他,沈巍。 相谈甚欢的两人没有注意到,鬼面已经来了。
      哥,为什么你还是选了那个昆仑!为什么?面面,不甘心啊!这些天,面面学着放下以前的仇恨,忍着没有伤害昆仑,一切都和以前一样对哥哥百依百顺。为什么?为什么?哥,哥,我知道了,一定是面面还没有觉醒异能,哥哥觉得面面是累赘。对,一定是这样的,一万年前也是一样。哥,只要面面觉醒了异能哥是不是就会回来了?是不是啊?哥,你一定要等着面面,面面这就觉醒异能。(鬼面是魂穿,所以当时的身体是没有觉醒异能的)一万年的画面与眼前的画面重合,万年前的记忆放大,强烈,重复地冲击脑海。鬼面强行觉醒了自己的异能,一瞬间华发早生。
      哥,我不许你离开我!
      此时的昆仑君也感受到了正在觉醒的鬼面。“沈巍,你也发觉了吧”沈巍轻点了一下头,手紧握着斩魂刀。昆仑摇了摇头,因为“在觉醒的人是鬼面。”
      是谁的长刀落了地,是谁的眼泪酿了醉,又是谁的容颜乱了谁?

万年之前

第三章  鬼面星空下告白(大雾)
      
       晚上,小鬼王和鬼面并肩躺在草地上,星星也算清晰可见。兄弟两人看着夜空,谁都没有说话。
       鬼面开口打破了这段沉默“哥你知道一万年有多长吗?”不等小鬼王回答,他自己接下去说,“一万年是朝生暮死的蜉蝣翻来覆去死亡的痛苦,是见过光明却沉于黑暗的无助和渴望,是在吞噬一切的黑暗里日复一日的希望再失望,再到最后的麻木。一万年,真的什么都会变。”
       小鬼王没有说话,他只是握住了身旁弟弟的手。他的面面一夜之间多了好多故事,好多让人心疼的故事。他感觉自己与鬼面渐行渐远,可自己脚下才是那正确的路。什么时候,后面变得这么独立,这么坚强了。小鬼王心疼的将鬼面抱在怀里。一下,一下,抚摸着鬼面的头。
       鬼面嗅着哥哥身上的味道,贪恋却踟蹰。哥,一万年还是太短了,我还是忘不了你。
      “回去吧。”
      “嗯。”
穿过丛林和铁锈
突然之间木已成舟
非要等到刻上额头
皱纹才会化作杯中的酒
轻描淡写的以后
胜过所有未雨绸缪
在说谎成为习惯后
那句真话还如鲠在喉
要有多渴望
才能够不想去拥有
贪欢过后 眼中泪都成暖流
要有多疯狂
才能够让短暂不朽
细水长流 无奈海市蜃楼
在城市醒来以后
你兀自还唱个不休
一句话反复研究
一首歌正等待间奏
一个人走到最后
一万年到底够不够
要有多幸运
才能够留满身伤口
多年以后
眼中泪都成暖流
要有多虚伪
才能够为谁的某某
也盼以后能成为以后
在现实醒来以后
总有人还赖着不走
                       ——《拥有》李泉
PS.我认为这首歌有些词特别适合《镇魂》在此推荐

万年之前

第二章   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面面“不许动我哥!”

       小鬼带着面面四处游玩,到了饭点兄弟两人已是来到了邓林边的小溪处。
       “哥,我们早点回去吧。”不希望哥哥再次遇上昆仑君的鬼面是打自内心的讨厌这个地方。
        “再等一会儿面面不要着急,哥哥不会让面面饿着的。”小鬼王耐心的笑笑,“再说了,这里多好看呢。”
       哥,其实面面不怕饿着,面面只怕你见了那昆仑君又不要面面了。鬼面近乎眷恋的盯着小鬼王的背影,哥,这次面面一定不会松手了。
       鬼面乖巧地坐在小鬼王指定的石头上,瞟见了一角青衫。等小鬼王带着猎物回来的时候,鬼面已经不在那了。
       “昆仑,你不许动我哥!”鬼面追上了那个青衫男子,凶狠地威胁道。
       “你这小孩道也有意思,我不识认你哥,为什么要动他呢?万年后来的小鬼啊,珍惜这次机会吧,你哥哥的使命是不可避免的。”昆仑给手边的黑猫顺着毛,淡淡的回答。
       “那就我帮他担负!”
        “你靠什么呢?是你的头脑还是能力?经历了这么多,你也应该知道结局已经定了,你是改不了的。”
       “那就把你的能力给我像万年前你对我哥做的那样!”
       “时间到了我还有其它的事就先告辞了。”昆仑抚了抚衣袖和清风一齐消失了。
       “面面!面面……”
       “哥。嗯,面面不会乱跑了。不会让哥担心了。”鬼面讨好地笑笑看着小鬼王。
       “不可以有下次,现在赶紧吃吧。”小鬼王叹了口气,他的弟弟是不是成熟的太快了。

万年之前

和沈巍同归于尽时,鬼面一直在想,如果那天,他缠着哥哥给他扎辫子,这一切是不是会不同?哥哥不会遇到昆仑,面面也一直会和哥哥在一起。
“哥,我错了,你回来好不好?”
“面面,面面,起床了。”小鬼王轻声呼唤着他的弟弟——鬼面。
“唔,哥?”鬼面揉着还不是很清明的眼睛,小鬼笑笑摸了摸鬼面的头。“面面自己起床,哥去给面面抓几只幽畜吃。”
“哥,面面已经长大了,可以自己养活自己了。”鬼面记得当初他是这么回答的,之后两人在寻找幽畜的路上遇到了那个首领。
不管现在是场美梦,还是幻象,都请一定让他改变这一切。
“哥,你帮面面梳头发好不好?”小鬼王无奈而宠溺地笑笑,拿起床边的木梳一下一下给鬼面梳着头。
鬼面感受着兄长的手抚摸着他的头发,贪婪地享受这同哥哥一起的美好的时刻。
“面面今天是怎么了,这么爱撒娇?”为鬼面梳完头发的小鬼王轻声询问。
“哥,我梦见你不要我了。”鬼面低着头,他知道梦里发生的才是现实,伯他还是想赌一把,赌哥哥还是在意他的。
“面面,那只是噩梦,哥怎么会不要你呢?”小鬼王皱了皱眉,反思自己最近是不是冷落了弟弟,让他产生了这种想法。